x

因暴力催收遭查 51信用卡的問題僅僅是外包管理不善嗎?

分類:熱點觀察| 作者:十字財經| 2019-10-22 18:49:39| 2286人閱讀
摘要
就在7月初,51人品貸因未經用戶同意收集個人信息而被工信部官網點名批評。9月以來,大數據風控行業迎來“史上最嚴”整治,先是此前杭州、上海等地區多家大數據智能風控企業遭調查.

10月21日午,一則關于“51信用卡”遭百名警察突擊清查的消息不脛而走,在業界掀起軒然大波。受此負面消息影響,21日午后開盤,51信用卡跳水暴跌,緊急停牌前跌34.32%。

當天下午,51信用官方微博“51信用卡管家”發布公告,稱公司的業務營運及務狀況仍然持正常健全。

當晚十一點,杭州公安發布通報,稱經初步調查發現,51信用卡委外包催收公司冒充國家機關,采取恐嚇、滋擾等軟暴力手段催收債務,涉嫌尋釁滋事等犯罪。

今晨六點,51信用卡創始人孫海濤發布了一則長微博致歉,稱對外包合作方的“培訓和監督不夠”,導致給個別借款人造成傷害。

1

暴力催收事實全部

隨著公安信息的披露和孫海濤的致歉,暴力催收的存在已經成為不爭的事實。“外包”亦難以成為有力托詞。

而另值得注意的是,在警方發出公告之前,業內一度猜測此次調查或與行業爬蟲業務整治行動有關。

此前,網傳消息有一張銀行致函51信用卡的截圖,敦促51信用卡其停止通過爬蟲程序對用戶信息進行抓取。

就在7月初,51人品貸因未經用戶同意收集個人信息而被工信部官網點名批評。在第三方投訴平臺“聚投訴”上,公司旗下的51人品還因砍頭息、通訊錄、暴力催收等問題頻繁遭遇用戶投訴。

對51信用卡而言,眼下的尷尬處境也早有伏筆。

成立于2012年5月的51信用卡的運營主體為杭州恩牛網絡技術有限公司,從羊毛信息平臺到提供信用卡綜合服務,其為用戶提供跨行多卡管理服務的底層基礎正是使用爬蟲抓取信用卡賬單信息。在信用卡賬單管理軟件“51信用卡管家”嘗到甜頭之后,又推出“51人品”“51人品貸”“給你花”等產品,業務涵蓋個人信用管理服務、信用卡科技服務、線上信貸撮合及投資服務。

由此可見,其發展路徑為借由信用卡管理工具獲取客戶并經由撮合貸款實現變現,其合作方囊括了多家P2P及持牌金融機構。

觀其年報,個人信用管理服務僅僅占51信用卡營收的一小部分,而“信貸撮合及投資服務”才為其貢獻了大部分的收入。

根據51信用卡往年財報顯示,2015年-2019年年中,其信貸撮合及服務費收益為0.17億元、3.84億元、16.27億元、20.56億元,分別占整體收益總比例約為18.67%、67.28%、71.73%、73.1%,撮合業務對營收的貢獻逐年提升。2019年上半年,這一數據有所下降,為57.4%,但仍是收入的絕對重頭。

要改變一家企業的基因并非一朝一夕的事。

昨日新聞爆出之后,一名51信用卡用戶向十字財經反應,在嘗試注銷多年不曾使用的APP賬號,51信用卡要求其提供身證正反面照片及手持身份證的影像認證等重要個人隱私數據。在賬戶注銷的過程中采集這一數據的必要性受到了用戶及專業人士的質疑。

2

合規升級下的互金凜冬

9月以來,大數據風控行業迎來“史上最嚴”整治,先是此前杭州、上海等地區多家大數據智能風控企業遭調查,魔蝎科技以及新顏科技的高管相繼被帶走,同盾科技、百云創、聚信立等頭部機構,亦不同程度地中招。受此影響,鵬元征信、立木征信、白騎士等多家大數據風控服務商紛紛暫停部分服務。

而值得注意的是,多家媒體報道稱,警方調查大數據風控平臺的原因并非完全出于保護個人信息安全,更可能是為了打擊“套路貸”,大數據公司為現金貸平臺提供了系統、數據、風控,便于平臺導流獲客,并通過爬取用戶的運營商數據進行違法暴力催收。

值得一提的是,國內的大數據產業幾乎是與網貸產業相伴而生,造成合規問題的最大根源在于網貸平臺自身規模與其運營、技術能力的不匹配。相較于傳統銀行的借款人,網貸平臺借款人缺乏信用數據,還款能力相對較弱,而平臺又必須對交易進行風控審核,為了滿足平臺對技術與數據的需求,催生了大數據公司,這些第三方數據公司通過爬取用戶信息支撐起網貸平臺的風控,并幫助其利用大數據進一步實現貸后的催收環節。

這意味著,爬蟲作為主要的技術手段,淪為“套路貸”違法犯罪活動的幫兇。通過大數據爬取借款人信息來實現獲客、風控及催收,催生了濫用數據、侵犯用戶個人隱私、高利貸、暴力催收等一系列黑產。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51信用卡出事當天,全國掃黑辦召開新聞發布會,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司法部共同研究制定了《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根據《意見》,非法放貸情節嚴重的將以非法經營罪定罪處罰,并自2019年10月21日起施行。

其中,《意見》將打擊目標鎖定社會危害性最為突出的非法高利放貸,明確在定罪量刑時以單次實際年利率超過36%的非法放貸為基準,并且從非法放貸數額、違法所得數額、非法放貸數量以及所造成的危害后果等幾個方面,規定了“情節嚴重”和“情節特別嚴重”的具體標準。

與此同時,在禁止暴力催收方面,《意見》指出,為強行索要因非法放貸而產生的債務,實施故意殺人、故意傷害、非法拘禁、故意毀壞財物,尋釁滋事等行為,構成犯罪的,都應當數罪并罰。以及糾集、指使、雇傭他人采用滋擾、糾纏、哄鬧、聚眾造勢等手段強行索要債務,尚不單獨構成犯罪,但實施非法放貸行為已構成非法經營罪的,應當按照非法經營罪的規定酌情從重處罰。

無論是催收還是大數據的采集使用,監管對于合規性的要求在持續提升。合規的真正落地,或許才是金融科技真正步入健康發展的開始。而寒冬未競,道阻且長。

溫馨提示:以上內容僅為信息傳播之需要,不作為投資參考,網貸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APP 廣告圖
網友評論
條評論
推薦閱讀
  • 熱 點
  • 行 業
  • 政 策
  • 平 臺
  • 研究數據
  • 理 財
  • 互聯網金融
                熱帖排行

                相關推薦:

                1/1
                歪门邪道的赚钱方法